html模版張偉欣氣質不輸女兒李小璐:追求夢想不懼年齡
剛剛過去的母親節,李小璐和媽媽張偉欣拍攝的一組時尚大片在各大網站登上瞭頭條。很多網友驚呼:年過60歲的張偉欣居然比女兒還要有氣質!可能很多年輕人並不知道,張偉欣不僅是李小璐的媽媽、甜馨的姥姥,更是上世紀80年代的銀幕女神,90年代的跨國公司老總。如今已經過瞭傳統退休年齡的她,仍在開拓自己的時尚事業,還重新回歸大銀幕過瞭把戲癮。

張偉欣主演的新片《麻煩傢族》的首映式上,李小璐攜女兒甜馨助陣。

明星傢庭也有麻煩

采訪張偉欣是在她主演的新片《麻煩傢族》的首映式上,這是張偉欣時隔20多年後再次主演電影。影片中,張偉欣飾演的母親在老伴退休後,突然給對方遞上一紙離婚協議書,攪得三代同堂的大傢族亂瞭陣腳,而她提出離婚的原因隻不過是老伴愛喝酒、不講衛生、沒有生活情調這些看似瑣碎的小事。不過,在張偉欣看來,這正是很多中國傢庭正在面對的問題,“老爸大男子主義,隻顧著在外掙錢,老媽則是天經地義為傢庭付出,生活的熱情自然會慢慢黯淡瞭。”在美國的生活經歷讓張偉欣發現,西方人往往比中國人更會經營傢庭,“他們在傢裡會探討很多話題,周末則去看球、看芭蕾、聽音樂會,不斷創造一些樂趣和情趣。”在自己的傢庭中,她也追求著這樣“有質感的生活”。

當然,明星傢庭和普通百姓一樣,在生活中免不瞭磕磕碰碰、麻煩不斷。“肯定也有矛盾。小璐經常說,我的爸爸像媽媽,媽媽像爸爸”,張偉欣笑著說,有時候小璐爸爸會幫女兒管錢、省錢,甚至連女兒買什麼東西都要過問,“問多瞭煩不煩?人傢自己掙錢,還沒權利花錢?我告誡自己,不去管生活瑣碎,讓他們自己去料理,自己去感受人生。”

但在傢庭的“大方向”上,張偉欣是要把關的,“我經常跟小璐一起探討,你現在成傢立業瞭,要更多顧及到丈夫的辛勞、孩子的教育。比如這段時間亮亮(賈乃亮)比較忙,你就不能老出去,哪怕辛苦一點,這是你做母親做妻子的責任。”她和女兒之間的相處更多是朋友式的,“有時候覺得她有點偏瞭,就點她一下。”

第一次演主角就被宣佈病危

張偉欣的優雅氣質,和她從小學舞不無關系。其實,她並非出生於藝術之傢,隻是父親喜歡京劇,她便從小跟著聽。6歲半的時候,大哥帶她去溜冰,她又愛上瞭那種在冰上放飛的感覺。上瞭小學,有個體操老師看中瞭她的長胳膊長腿,便動員她學體操,“那種伸展的感覺跟滑冰很像。”9歲時,樣板戲《白毛女》傢喻戶曉,張偉欣一心想跳白毛女,“我幾乎把白毛女所有動作都記下來瞭,回傢就跳,那時候沒有足尖鞋,我把鞋子都頂破好幾雙。”後來,鐵道兵文工團來哈爾濱招生,張偉欣心中夢想又點燃瞭,“我是偷著去考的,結果一考就考上瞭,6個招生組的老師把我送回傢。看見穿軍裝的,我爸媽嚇壞瞭,以為我出什麼事兒瞭。”張偉欣回憶,當時父親堅決不同意,在招生老師的堅持下,她才成瞭光榮的鐵道兵文工團的一員。”

1979年,張偉欣離開瞭鐵道兵文工團,考入中央歌舞團任舞蹈演員。同年,她參加瞭故事片《漓江春》的拍攝,從此和大銀幕結緣。1982年,陳傢林導演拍攝《飛來的仙鶴》,女主角白鷺是一名芭蕾舞演員,當時張偉欣剛生完李小璐,身體還沒完全恢復,也很久沒跳芭蕾舞瞭。為瞭演好這個角色,她開始拼命恢復練習,“當時在東北是又累又冷,我的支氣管突然大破裂,咳瞭3000 cc的血,半邊肺已經不張瞭,宣佈病危。省裡還為此還組建瞭一個醫療小組,口號是‘搶救一個演員的藝術生命’。”在齊齊哈爾市醫院,醫療小組提出瞭一個不影響後續拍攝的方案,計劃把她的氣管切開,插管進去把血吸出來。方案定好後,護士給張偉欣喂飯,一口濃濃的大血塊咳瞭出來,她又開始哇哇地吐血,“當時有個大夫說,這未必不是好事。結果第二天一拍照,裡面全清瞭,把陳血都咳出來瞭。”

雖然病好瞭戲也拍完瞭,但醫生就此給她下瞭判決書,以後不能再跳舞瞭,“那段時間真的很傷心,舞蹈是我一生中最酷愛的。”從此,她不得不走上瞭電影演員的道路。

幾百萬投資失手一度失明

1985年,張偉欣主演瞭黃健中導演的《良傢婦女》,這部影片在國際國內多次獲獎,她還獲得第25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的最漂亮女明星獎。然而,正是在演藝道路最輝煌的時候,張偉欣決定出國留學,“參加瞭很多電影節,看到瞭西方的文化,更覺得自己文化底蘊不夠,沒讀過多少書,想去國外學習提升自己。當時,謝晉、李準老師聯名寫信給我,邀請我和薑文一起拍戲,但我一旦決定的事情,不容易改變。”因為在她看來,“鮮花也是要謝掉的,女演員到瞭某個階段一定會很失落,我不能讓自己陷入被動。”

到瞭美國,連ABC都沒學過的張偉欣從零開始學英文,滿屋子貼的都是單詞。這時,一些老移民看似熱心地建議她邊學習邊做餐館,沒從做過生意的她便開始往裡投錢,最後全部被騙打瞭水漂。初來乍到就損失慘重的她,又在朋友的幫助下盤下一傢服裝店,做起瞭進出口貿易,沒想到本就喜歡服裝設計的她這一次找對瞭路,生意越做越大。

但命運似乎還要給張偉欣不斷的考驗。一個幾百萬美金的投資出瞭問題,使得她的全部資產面臨凍結。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張偉欣,在一次行車途中突發失明,所幸她及時踩住瞭剎車,“眼睛好幾個月都看不見,但我一點沒有恐懼心,是有壓力,但是很自然就過去瞭。”張偉欣把這樣的驚心動魄說得輕描淡寫。

她說,其實自己沒有太多商業頭腦和野心,但老天爺對她一直很關照,總是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又送來好機會,“感恩上蒼,要不然我真的尋短見瞭,是這些磨難讓我堅強起來。”

最初不想讓女兒走演藝路

當年張偉欣出國的時候,李小璐才剛上小學,“(離開女兒)很痛很痛的,真的,沒有人能夠體會到。”剛到美國的日子,她經常開車去海邊,對著大洋彼岸放聲大哭,“叫我女兒的名字,很傷心啊。但是為瞭女兒也要奮鬥,堅持下去。”

李小璐16歲就出演瞭陳沖導演的電影《天浴》,也因此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。很多人都以為她出演《天浴》是張偉欣的推薦,其實是張偉欣的好朋友、《天浴》的原著作者嚴歌苓向陳沖推薦瞭李小璐,“我特別希望女兒在美國好好學習,別走這條路。但陳沖在國內選瞭一圈回來,還是覺得小璐最自然、最合適。”因為片中有裸戲,張偉欣自然不希望還未成年的女兒出演,但陳沖向她保證,裸戲會找替身,並把這一條簽到瞭合約裡,“但是觀眾不知道啊,還是會覺得是小璐演的。”因為這一點,張偉欣看完《天浴》後很生氣,“其實我挺喜歡陳沖的,很有個性,但看完電影我連理都沒理她,自己走瞭。”如今談起這樁往事,張偉欣說,其實她還是非常理解陳沖的,“這是一部好作品。小璐當年為瞭拍這部戲也吃瞭很多苦,好在當時她還小,比較單純,也不懂這些,她就是喜歡表演。”

也正是因為這部戲,李小璐頂著金馬獎的光環出道,從此演藝之路順風順水。“這是小璐的幸運,從小就在保護傘裡長大,一路都走得很正,她自己也沒想過什麼歪門邪道,就是全身心地投入表演。”

對小甜馨沒法兒不寵溺

雖說一直都對女兒李小璐要求嚴格,但到瞭外孫女甜馨這兒,張偉欣就完全沒瞭招數,“隔輩親嘛,我太縱容她瞭。小璐有時候對我也有意見,‘媽,你不能再給她吃瞭,你看她小肚子鼓的’。真是沒辦法,她一說‘姥姥我餓’,我就看不瞭那小眼神,悄悄的給一塊(好吃的)。”說到這裡,張偉欣滿臉都是寵溺。

因為參加真人秀,甜馨也成瞭小明星。張偉欣說,她並不反對孩子在演藝圈發展,“亮亮說,我女兒如果想拍戲就拍啊,她喜歡什麼就做什麼。我也有這種體會,小孩子喜歡的東西你不能去抑制她。她喜歡就讓她去發揮,發揮到極致說不定就是才華。”但她不希望甜馨從小沾染上明星習氣,而是盡可能自然地成長,“有時候別人拍她,她會很煩,說討厭,別拍啦。我就告訴她,不可以這樣,大傢喜歡你,你也要尊重別人,不能在這種事情上任性。”

雖然已經到瞭花甲之年,但張偉欣依然保養得宜,談吐間透著知性和優雅。記者問她的保養心得,她笑瞭,“其實也沒什麼,就是內心的淡然吧,對什麼事情都不糾結。”當瞭姥姥的她,仍然在追求自己的夢想,“追求不在於年齡,特別是女人,在每個階段都應該找到你自己的魅力,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”喜歡時尚的她現在把重心放在自己創立的時裝品牌上,至於會不會再拍戲,她說:“得遇到讓我特別有沖動的好戲。”

來源:北京晚報 記者 李俐


剛剛過去的母親節,李小璐和媽媽張偉欣拍攝的一組時尚大片在各大網站登上瞭頭條。很多網友驚呼:年過60歲的張偉欣居然比女兒還要有氣質!可能很多年輕人並不知道,張偉欣不僅是李小璐的媽媽、甜馨的姥姥,更是上世紀80年代的銀幕女神,90年代的跨國公司老總。如今已經過瞭傳統退休年齡的她,仍在開拓自己的時尚事業,還重新回歸大銀幕過瞭把戲癮。

張偉欣主演的新片《麻煩傢族》的首映式上,李小璐攜女兒甜馨助陣。

明星傢庭也有麻煩

采訪張偉欣是在她主演的新片《麻煩傢族》的首映式上,這是張偉欣時隔20多年後再次主演電影。影片中,張偉欣飾演的母親在老伴退休後,突然給對方遞上一紙離婚協議書,攪得三代同堂的大傢族亂瞭陣腳,而她提出離婚的原因隻不過是老伴愛喝酒、不講衛生、沒有生活情調這些看似瑣碎的小事。不過,在張偉欣看來,這正是很多中國傢庭正在面對的問題,“老爸大男子主義,隻顧著在外掙錢,老媽則是天經地義為傢庭付出,生活的熱情自然會慢慢黯淡瞭。”在美國的生活經歷讓張偉欣發現,西方人往往比中國人更會經營傢庭,“他們在傢裡會探討很多話題,周末則去看球、看芭蕾、聽音樂會,不斷創造一些樂趣和情趣。”在自己的傢庭中,她也追求著這樣“有質感的生活”。

當然,明星傢庭和普通百姓一樣,在生活中免不瞭磕磕碰碰、麻煩不斷。“肯定也有矛盾。小璐經常說,我的爸爸像媽媽,媽媽像爸爸”,張偉欣笑著說,有時候小璐爸爸會幫女兒管錢、省錢,甚至連女兒買什麼東西都要過問,“問多瞭煩不煩?人傢自己掙錢,還沒權利花錢?我告誡自己,不去管生活瑣碎,讓他們自己去料理,自己去感受人生。”

但在傢庭的“大方向”上,張偉欣是要把關的,“我經常跟小璐一起探討,你現在成傢立業瞭,要更多顧及到丈夫的辛勞、孩子的教育。比如這段時間亮亮(賈乃亮)比較忙,你就不能老出去,哪怕辛苦一點,這是你做母親做妻子的責任。”她和女兒之間的相處更多是朋友式的,“有時候覺得她有點偏瞭,就點她一下。”

第一次演主角就被宣佈病危

張偉欣的優雅氣質,和她從小學舞不無關系。其實,她並非出生於藝術之傢,隻是父親喜歡京劇,她便從小跟著聽。6歲半的時候,大哥帶她去溜冰,她又愛上瞭那種在冰上放飛的感覺。上瞭小學,有個體操老師看中瞭她的長胳膊長腿,便動員她學體操,“那種伸展的感覺跟滑冰很像。”9歲時,樣板戲《白毛女》傢喻戶曉,張偉欣一心想跳白毛女,“我幾乎把白毛女所有動作都記下來瞭,回傢就跳,那時候沒有足尖鞋,我把鞋子都頂破好幾雙。”後來,鐵道兵文工團來哈爾濱招生,張偉欣心中夢想又點燃瞭,“我是偷著去考的,結果一考就考上瞭,6個招生組的老師把我送回傢。看見穿軍裝的,我爸媽嚇壞瞭,以為我出什麼事兒瞭。”張偉欣回憶,當時父親堅決不同意,在招生老師的堅持下,她才成瞭光榮的鐵道兵文工團的一員。”

1979年,張偉欣離開瞭鐵道兵文工團,考入中央歌舞團任舞蹈演員。同年,她參加瞭故事片《漓江春》的拍攝,從此和大銀幕結緣。1982年,陳傢林導演拍攝《飛來的仙鶴》,女主角白鷺是一名芭蕾舞演員,當時張偉欣剛生完李小璐,身體還沒完全恢復,也很久沒跳芭蕾舞瞭。為瞭演好這個角色,她開始拼命恢復練習,“當時在東北是又累又冷,我的支氣管突然大破裂,咳瞭3000 cc的血,半邊肺已經不張瞭,宣佈病危。省裡還為此還組建瞭一個醫療小組,口號是‘搶救一個演員的藝術生命’。”在齊齊哈爾市醫院,醫療小組提出瞭一個不影響後續拍攝的方案,計劃把她的氣管切開,插管進去把血吸出來。方案定好後,護士給張偉欣喂飯,一口濃濃的大血塊咳瞭出來,她又開始哇哇地吐血,“當時有個大夫說,這未必不是好事。結果第二天一拍照,裡面全清瞭,把陳血都咳出來瞭。”

雖然病好瞭戲也拍完瞭,但醫生就此給她下瞭判決書,以後不能再跳舞瞭,“那段時間真的很傷心,舞蹈是我一生中最酷愛的。”從此,她不得不走上瞭電影演員的道路。

幾百萬投資失手一度失明

1985年,張偉欣主演瞭黃健中導演的《良傢婦女》,這部影片在國際國內多次獲獎,她還獲得第25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的最漂亮女明星獎。然而,正是在演藝道路最輝煌的時候,張偉欣決定出國留學,“參加瞭很多電影節,看到瞭西方的文化,更覺得自己文化底蘊不夠,沒讀過多少書,想去國外學習提升自己。當時,謝晉、李準老師聯名寫信給我,邀請我和薑文一起拍戲,但我一旦決定的事情,不容易改變。”因為在她看來,“鮮花也是要謝掉的,女演員到瞭某個階段一定會很失落,我不能讓自己陷入被動。”

到瞭美國,連ABC都沒學過的張偉欣從零開始學英文,滿屋子貼的都是單詞。這時,一些老移民看似熱心地建議她邊學習邊做餐館,沒從做過生意的她便開始往裡投錢,最後全部被騙打瞭水漂。初來乍到就損失慘重的她,又在朋友的幫助下盤下一傢服裝店,做起瞭進出口貿易,沒想到本就喜歡服裝設計的她這一次找對瞭路,生意越做越大。

但命運似乎還要給張偉欣不斷的考驗。一個幾百萬美金的投資出瞭問題,使得她的全部資產面臨凍結。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張偉欣,在一次行車途中突發失明,所幸她及時踩住瞭剎車,“眼睛好幾個月都看不見,但我一點沒有恐懼心,是有壓力,但是很自然就過去瞭。”張偉欣把這樣的驚心動魄說得輕描淡寫。

她說,其實自己沒有太多商業頭腦和野心,但老天爺對她一直很關照,總是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又送來好機會,“感恩上蒼,要不然我真的尋短見瞭,是這些磨難讓我堅強起來。”

最初不想讓女兒走演藝路

當年張偉欣出國的時候,李小璐才剛上小學,“(離開女兒)很痛很痛的,真的,沒有人能夠體會到。”剛到美國的日子,她經常開車去海邊,對著大洋彼岸放聲大哭,“叫我女兒的名字,很傷心啊。但是為瞭女兒也要奮鬥,堅持下去。”

李小璐16歲就出演瞭陳沖導演的電影《天浴》,也因此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。很多人都以為她出演《天浴》是張偉欣的推薦,其實是張偉欣的好朋友、《天浴》的原著作者嚴歌苓向陳沖推薦瞭李小璐,“我特別希望女兒在美國好好學習,別走這條路。但陳沖在國內選瞭一圈回來,還是覺得小璐最自然、最合適。”因為片中有裸戲,張偉欣自然不希望還未成年的女兒出演,但陳沖向她保證,裸戲會找替身,並把這一條簽到瞭合約裡,“但是觀眾不知道啊,還是會覺得是小璐演的。”因為這一點,張偉欣看完《天浴》後很生氣,“其實我挺喜歡陳沖的,很有個性,但看完電影我連理都沒理她,自己走瞭。”如今談起這樁往事,張偉欣說,其實她還是非常理解陳沖的,“這是一部好作品。小璐當年為瞭拍這部戲也吃瞭很多苦,好在當時她還小,比較單純,也不懂這些,她就是喜歡表演。”

也正是因為這部戲,李小璐頂著金馬獎的光環出道,從此演藝之路順風順水。“這是小璐的幸運,從小就在保護傘裡長大,一路都走得很正,她自己也沒想過什麼歪門邪道,就是全身心地投入表演。”

對小甜馨沒法兒不寵溺

雖說一直都對女兒李小璐要求嚴格,但到瞭外孫女甜馨這兒,張偉欣就完全沒瞭招數,“隔輩親嘛,我太縱容她瞭。小璐有時候對我也有意見,‘媽,你不能再給她吃瞭,你看她小肚子鼓的’。真是沒辦法,她一說‘姥姥我餓’,我就看不瞭那小眼神,悄悄的給一塊(好吃的)。”說到這裡,張偉欣滿臉都是寵溺。

因為參加真人秀,甜馨也成瞭小明星。張偉欣說,她並不反對孩子在演藝圈發展,“亮亮說,我女兒如果想拍戲就拍啊,她喜歡什麼就做什麼。我也有這種體會,小孩子喜歡的東西你不能去抑制她。她喜歡就讓她去發揮,發揮到極致說不定就是才華。”但她不希望甜馨從小沾染上明星習氣,而是盡可能自然地成長,“有時候別人拍她,她會很煩,說討厭,別拍啦。我就告訴她,不可以這樣,大傢喜歡你,你也要尊重別人,不能在這種事情上任性。”

雖然已經到瞭花甲之年,但張偉欣依然保養得宜,談吐間透著知性和優雅。記者問她的保養心得,她笑瞭,“其實也沒什麼,就是內心的淡然吧,對什麼事情都不糾結。”當瞭姥姥的她,仍然在追求自己的夢想,“追求不在於年齡,特別是女人,在每個階段都應該找到你自己的魅力,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”喜歡時尚的她現在把重心放在自己創立的時裝品牌上,至於會不會再拍戲,她說:“得遇到讓我特別有沖動的好戲。”

來源:北京晚報 記者 李俐

創作者介紹

天痕的優惠情報站

tu66g8qck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